最后沉沦疯一次(1/2)

加入书签

  初夜的痛如清晰烙印,她微微一怔手掌却没松开,咬着唇握住开始上下/套/弄他的灼热,看着它变的庞大滚烫,动作笨拙生涩,却足足折磨着慕容尉迟连连抽吸。

  这些是他亲手教会她的。

  “停下!”他冷声呵斥她。懒

  她置若罔闻甚至大着胆子跨坐上去,慕容尉迟咬着牙握住她手腕制止她,大手挥动打在她臀上好几下,清脆声响他着实用了狠劲,连映瞳眼睛一下红了噙着泪像只发怒的小野兽凶凶的瞪着他。

  “连映瞳!”他低吼带着怒气。

  突然她整个人扑向他,慕容尉迟一时不觉被她重新推到在床榻上,她换了他宽大的衣袍,衣袍下未着寸缕。

  怔忪间她握住他手腕齐齐举过头顶,拿出准备好的布带捆绑住慕容尉双手固定在床头。

  手掌撑在他肩头,发丝垂落随着她说话微蹭着他的脸,些微的痒,钻进他心底。上方她眼泪未干深深吸口气,仿佛拿出所有的勇气缓缓俯身轻咬他脖颈间吞咽滚动的喉结。

  慕容尉迟喉头溢出简短呻/吟声,被迫仰起头,想捕捉她肆意的唇。

  她躲过却含住他耳垂轻柔的问,“舅父,你想要我吗?”温热气息激起他身体一阵酥麻。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黑眸逐渐变的深沉凝向她,再次深深吸气,他克制对她的情/欲,却经不住她再三的撩拨。虫

  在她无意识时他要了她,一度慕容尉迟不知该怎么面对醒来的她,他会容忍她对他做任何惩罚,只要她不折磨她自己,只要她不再那么痛苦,伤心!

  她哭的那么无助,哭到他心痛,痛楚他从来不比她少一分。

  “我知道。”

  她那么平静,眼泪倏的无声滑落。

  慕容尉迟紧闭眼帘,克制的全身肌肉紧绷,天知道他多想要她,可他不忍心再一次放纵侵占她。

  “你忍的那么辛苦,真的不要我吗?”她重新坐在他跨间。见他满脸隐忍克制,她不是不知道他这些天过的并不比她好到哪里。

  对她处处歉疚,关怀,可她的心结解不开。她该感谢他出手救下她,可她有时恨他,为什么当时不能再多隐忍克制一分!

  她那么辛苦坚守到与玄之的幸福,一步踏错,一瞬间她失去所有一切!

  握住他几乎爆裂的勃发,缓缓抵在她身下,咬着唇她用力沉下身体,撕裂的痛楚那么清晰传来,比初夜更加令她铭刻。

  慕容尉迟脑中紧绷的弦豁然断裂,张开眼睛黑眸定定注视她,情/欲与怒气交加翻涌,她身体紧窒干涩只进去一半已经疼的脸色苍白,却固执的要吞没它。

  她怪他,怪他那一刻为什么不再多隐忍克制,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她意识清明后眼中满满的责怪恨意。

  她差点被凌辱的模样刺痛他的心,他强烈意识到再也不能没有她,哪怕、哪怕她真的被

  不到紧要关头,人的心永远不知道心底最深刻最想要的是什么。

  慕容尉迟看清了自己的心,他要她,无论怎样他都要她,放不了手,就这么拉着她沉入地狱万劫不复。

  她疼的呜咽却不求他,像是惩罚自己更是在惩罚他。

  捆绑手腕的绳索被扯断,他要挣脱很容易,他不想因为一时冲动再伤害她,可她却用折磨自己的方法来惩罚他。

  一手托起她的臀,另一手轻拢慢捻她柔软私密的禁地,逐渐湿润的那里一点点吞下硬挺的它,撕裂的痛楚缓解她轻哼一声,随即身体被大力翻转,他重重压住她。

  “我要你!”沉稳低缓的声音那么坚定在她耳边响起。

  吻肆意落在她耳垂,噬咬她脖颈,那里是她敏感的地方,她退缩他不让按住她肩头,留下一个又一个爱痕,新痕叠着旧痕蔓延不尽触目惊心。

  爱抚她饱满的丰盈,牙关却恶意轻刮,按捺在她体内的炙热勃发慢慢磨蹭她湿软的内壁几下,然后发了狠似的律/动,重重的每一次刺入,恨不得贯穿她的身体。

  最初痛楚消失,她清醒感受着他带给身体一波强似一波的欢愉在体内滋生,如海水般快要吞没她带着她沉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