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来(1/2)

加入书签

  明媚水眸平静凝住他,“我来弄吧。”

  白白嫩嫩的手,十指不沾阳春水,注意到慕容尉迟的视线落在她手掌,连映瞳轻声道,“以前在家里我也做事,在宫中你从不给我机会,我还从没有为舅父做过什么。”

  宫中三年,她养尊处优,除去自由她什么都拥有。懒

  “先把鞋子穿上,天气转凉你受不了。”

  “嗯。”她应声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慕容尉迟转身回到屋里给她拿来鞋袜,抱着她坐下捧起她微凉的脚放在怀中暖热然后动作轻柔替她穿好。

  连映瞳眼眶狠狠一热,他对她极好细微之处透着温暖。

  “你稍微等等,很快就有得吃了。”她在小厨房里探出头对屋里的人吆喝道,慕容尉迟静坐等着她,看她忙碌身影,两人就像寻常人家的夫妻那般。

  这里地方不大,却备足了食材,她一一看了,全是她平日喜欢的东西,慕容尉迟永远都心思缜密细致。

  她熬粥,粥水翻滚发出噗噗声,动也不动的站着热气腾起薰湿眼前,她楞了好一会还是拿起手边的东西放在锅里。

  以前大娘不太喜欢她,照顾她的人年纪大了,无暇照顾她处处周到,连映瞳会做点吃的却仅仅果腹而已,谈不上好吃。

  一碗粥煮的焦黄,锅底黑焦糊点零星裹在里面,她垂眸手指搅在一起咬着唇讪讪道,“很久不弄,原来这么糟糕”余光见到身边的慕容尉迟拿起小勺开动吃起来。虫

  焦糊味道浓重,他却仿佛品尝美食般姿态优雅吃着,几口入腹慕容尉迟轻微咳嗽起来,拿着小勺的手微颤,还在继续往嘴中送粥。

  咳嗽连连不断,他捂住唇呼吸也变的急促。

  一直低头不语的她抬眸定定望着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慕容尉迟。

  粥里放了辣椒,他对辣过敏,稍微吃一点就会咳嗽呼吸急促。

  慕容尉迟咳得脸色潮红,一只手扶着桌子,另一只手还紧攥小勺,颇为费力勺着她熬的粥。

  默然静坐看着他的连映瞳伸手按住他,眼泪猛的冲出眼眶。

  “你第一次为我做的。”他尽量按捺急促呼吸对她淡淡笑着。

  他现在的难受,远远比不过她内心的痛。

  她端起粥碗狠狠扔出去,破碎声“哗啦”一声传来,连映瞳紧抿着唇脸色发白,她故意令他过敏难受,结果他的反应却令她不忍心再看下去。

  她心疼这样的他,莫名得心疼。

  “我说过你想对我怎样都无所谓。”

  他伸手抚摸她的头,见她没有躲开,慕容尉迟不敢太过亲近,缓缓将她揽入怀里,不敢抱紧留给她足够的空间。

  宁愿她和自己闹,冷冷淡淡不理睬他,或者想办法折磨他,这些都行,只要她心里舒坦。可她怎么样也不舒坦,怎么做到最后还是眼泪流不尽的哭。

  将他拒绝在心门外,一个人独自孤寂的哭泣。

  他活了二十多年,什么没有见过,再难的事慕容尉迟都能轻易解决,唯独对她不行,眼泪收不住纷纷落下,每一滴滚烫灼烧他的心,他第一次感觉手足无措。

  当夜慕容尉迟起了高烧,挨不住昏睡过去醒来见她半跪在床榻边,头枕着手臂挨靠他。脸色依旧苍白,点点泪痕大概哭着睡着了,浓密睫毛偶然微颤。

  屏住呼吸,她娇小纤细宛若子夜的精灵,那么柔弱的神情,仿佛外界任何细微响动都会惊吓到她。

  感受到一抹炙热视线盯着,连映瞳潋滟美眸蓦的张开,撞入他幽黑深邃的瞳眸里。

  “为什么偷看我?”她有些孩子鼓起腮帮子气质问他。

  慕容尉迟无可奈何笑笑,她肯对他闹闹其实也不错。

  “罚你喝药。”她爬起来端了药,眼眸晶亮无邪,“小叔父来过了,他开的药,我没有再放东西进去,不会毒死你。”

  就算她要毒死他,他也会喝。换做任何人说这话,慕容尉迟不会那么确定,可她说了,他就相信。

  从来她都是纯善的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