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想怎么样(1/2)

加入书签

  连映瞳睁开眼眸,有人影侧对她静静坐着,隐在昏暗光影里只看到身形挺拔线条优美,她不敢动,因为一动骨节寸寸酸疼,疼的指尖动动也困难。

  意识渐渐清明,她额头、脸颊、口舌红肿的好像不是长自己的,忍不住抬手想去摸,一丝凉意钻入被褥,被褥下光/裸的身子一颤,她稍微一动,热液从黏腻的双腿间流淌下,异样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懒

  “瞳瞳。”嘶哑低沉的声音自昏暗光影那端传来,曾经那么熟悉,如今依旧熟悉却瞬间有了陌生感。

  她轻轻抽气,随着挺拔身影逐渐靠近,她重新阖起眼帘,低喃给自己听,“我好累,我想睡觉,已经睡着了”感觉到身侧床榻轻微陷下一块,被褥自下朝上很轻柔提拉,蹭过她挺立的乳/尖,那里经过一夜爱抚噬咬微微的疼。

  她呼吸很轻,好像真的非常快的睡着了,慕容尉迟仔细看那浓密如蝶翼的睫毛不住颤抖,泄露她的内心。

  睡不睡着其实一样,闭起眼睛黑暗一片,有人捆绑她双手,她听见衣衫被撕扯开的声音,有双手肆意游走她的身体,她拼命呼叫。

  那人扼住她咽喉不准她叫,她惊慌害怕逮着机会一通乱咬,脸颊被掌掴好多下,只觉得天旋地转痛到不能言语。

  舅父,当时她脑中只想到他一个人,一直不断喊着她,想他一定会来救她。虫

  有人强硬喂她吃了什么东西,吃下去起初没有感觉,后来她觉得身子火烧似难受,意识渐渐模糊,那人凑过来亲吻她,手掌不断抚摸她的身体,她觉得恶心讨厌又逃不开,她宁愿死也不要被人侮辱。

  然后、然后她嗅到熟悉的气息,是舅父,他真的来了,她终于安心不再害怕

  可是

  滚烫眼泪溢满眼眶,她不禁低呜,泪水顺着眼角打湿发丝,她一直发抖,想起了那些不堪的过往记忆。

  “小乖。”他疼惜沙哑的声音,隔着被褥抱紧她。

  “我想沐浴”她没办法睡着,这床榻凌乱不堪,充满欢爱的气味,不断提醒她昨夜怎样的放纵。

  “我帮你?”他不敢离开这样的她半步。

  她不说话也不拒绝,慢慢掀起被褥走下来,余光掠过床上那抹嫣红,她别开视线,光/裸曼妙的胴/体,极其白皙滑嫩的肌肤自脖颈开始,手臂、胸口、大腿内侧布满嫣红吻痕,简直触目惊心。

  一走动,身体内的液体再度顺着腿根淌下,她身子毫无遮拦从慕容尉迟面前走过,他眸中溢满巨大痛楚。

  没入水中,热度令她酸痛的身子舒服一些,连映瞳长长吁口气,再朝水中沉一点,水面没过她的唇,热热的水温抚过她红肿脸颊,起初有些刺痛逐渐温暖舒服。

  就像她与眼前的男人,一直逃避眼前男人会带给她的痛,却贪恋他带给她的极大温暖舒服。

  低垂眼帘眼前腾起一片朦胧水汽,看什么都模糊不清,甚至将慕容尉迟的身影渐渐隐在水雾里。

  慕容尉迟看着小小的她抱膝蜷缩在热水里,头侧靠在桶边缘阖了眼帘,苍白面容渗出细密汗珠,紧抿受伤的唇,伤口结痂,还是那么令人发怵。

  蓦的,她猛然将头沉入水中,水面飘着一缕乌发,慕容尉迟大惊冲过去从背后环抱起她。

  慕容尉迟浑身湿透,平素妖冶带着邪气的眸子盛满痛楚与担忧,不能放开她,又不能过于抱紧弄痛她,他扯下衣衫颤抖着包裹浑身湿漉漉的她。

  “你不要碰我。”她一开口声音沙哑如此却很低很平静。

  慢慢翻转她身子,迟早要面对她慕容尉迟想了好久,尽量缓和语调有歉意也近乎哄着她,低声说道:“小乖,你想怎样对我无所谓,不过不准伤害自己,不准!”

  伤害自己?

  连映瞳眼眶溢满眼泪,她所有的淡然平静浅于表面,她无法再继续伪装下去,一瞬间土崩瓦解。

  她想起碧霄,她说过等他,她等着嫁给他,做她的小妻子,小怨妇。

  他就要赶回南溟了,现在的她还有什么脸再去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