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终篇只属于自己的美味人生(1/2)

加入书签

  “回皇上,白公子那里…容奴婢再多加劝说几次,许就好了。白公子可能一时之间,改不过来这个比较别扭的身份。”侍女稍有沉思,禀道。

  女皇听了,附之一笑。

  她优雅启唇,轻问:“是么?呵呵,那你便多劝劝他。朕连日来公务烦忙,是与银斩公子,多相处了些。”

  “奴婢尊命。”侍女见着女皇沉敛的容颜似乎微有晴兆,淡道。

  “嗯,那便回罢。朕在这里,欣赏天地的美景,也折腾的够久了。”女皇的玉颜之上,此时总算多了一些和颜悦色,吩咐着。

  虽然她的眉宇之间,依然含着属于君王的凛贵威仪,但却少了几丝锐利的锋芒,多了些许暖暖的温润气息。

  群臣皆退,退守皇辇两旁,女皇于众星拱月的目光之中,款款身姿,盈盈步上轿辇,掩于五色纱幔之中,美颜清冷,尊贵的,不可一世。

  百名护卫前行开道,宫女、太监们手持宫灯,扇杖,在祭台蜿蜒而流的山路间,摆开隆重,且庄严的队伍,一路,护送女皇回宫,气派堂皇,君威撼世。

  在这庄重的祭礼仪式上,一切好像按部就班,并未发生什么太能影响民世的事情。但这其中,有一件祭礼上的事情,却不得不提。

  那便是,按照女皇在历代皇祖之号上的排陈,轮到女皇的这一辈,应该附之为一个‘瑞’字,亦是君号‘景瑞帝’。

  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女皇硬是不顾大臣们的举谏反对,强行在中间加了一个‘枭’字,即是‘景枭帝’。

  并且,女皇在临位之初,便早已许下皇口圣言,把‘瑞’字,留给了以她之下的皇位继承者们。

  ‘景枭’君号一出,世人不禁为之惊撼,皆叹女皇乃世之神胆之人,敢把皇室封号,私自篡改,而面无愧色。

  不过,流传于民坊之间,亦有另外一个版本。

  即是,女皇之所以在君号之中,取之为一个‘枭’字,其实亦非其心所愿,只是因为,她以卓府之女的人臣身份,犯上作`乱,谋弑当朝景明君主,虽然带得景明帝龙肆亲手写下赐位的圣旨昭书,但始终君皇之位,来得不甚妥当。

  女皇喻其自身为‘枭皇’,实则取的乃是‘乱世枭雄,自有后人评论,史册为书’的含义。

  试问,她以弱女之身,辗转流落他国十载,不停的转换身份,以逃离当朝皇权的迫害,何其坚辛?

  况且,她在这属于女人最美丽的十余载韶华里,行善为医,救助民间百姓,即使最后登帝为王,但她之所做,是否有负家国君王,是否有负天下苍生百姓,便且都,凭藉由后人论述罢了。

  人生在世,只可活得一次,女皇自问无愧于苍天黎民,便会自得后世之人景仰,旁枝末节的概处,都会随着犹如大浪淘沙般的岁月,给磨打成砂,飘散碎去。

  而她,与那些不论是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还是曾经爱过她的人,都会在这短暂的一生里,以仁德之心,感谢命运赐给她们的一条,足以体验人生百态的路,活着。

  就像那句曾经数度被提起来的古语一样,每逢出现在女皇的梦里,总能给女皇一些源于生活的提示,时刻警悟着女皇的一颗救世之心,需得,以德治国,以仁治民。

  据景`云国大史本册记载,景明帝十`三年,前将帅之门,卓府遗女卓香雅于南面边境揭竿而起,誓师讨`伐。

  讨`伐之号,乃是要替卓府恢复一代忠臣良将之名,其讨战檄`文,言笔流华,措词铿锵,其中,不乏列举陈年旧事为例,一时之间,让景`云国掀起大浪滔`天,皇颜变转。

  景明帝于战事之中,后知后觉,贻误战事先机,疲于应对之时,居然荒废国政,以求天运神降,得助国内战祸平息,四方归宁。

  此举,虽然动机纯良,但对于各地举旗破城的乱军来说,毫无抵抗之力。

  因此,在战祸渐起两月之后,鲜红的血光,终于蔓延到景`云皇都景浙城,卓府遗女领军攻破皇城,亲自写下一笔血色屠戮。

  景明帝在这场战事里,不幸驾崩西驭!

  半月后,女皇登基,景`云国改朝换主,自此更改君号为‘枭’,史称:景枭女帝!

  后世有攥写史册之人,统称这场历时不到三月,战势迅涌来袭的战祸之事,为‘十史之乱’,意为,景枭女帝,为谋权事,而苦策十载之艰辛。

  另据景`云帝史本册记载,景枭女帝元年八月,女帝不顾众朝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