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朕不喜欢选择(1/2)

加入书签

  卓香雅听到龙肆这句极为自信的话时,拿在手中的将印,险些没从指上无力的滑下去。

  她感觉挺沉厚的气氛,怎么一从龙肆的口中说出来,就变得像是一出无聊的肥皂剧般,仿佛从正史剧,开始向野史剧过渡。

  不过当然,她是不会把这样的心思表露在脸上的。

  “皇上真会说笑。皇上与我之间的关系,不是早在您把我做枚棋子之时,就断了么?”手中的将印,不甚在意的随手而弃,砰的一声,磕出玉印的碎屑,沫粉飞扬。

  卓香雅站起身,弹了弹手指上沾着的沫粉,笑着相问。

  龙肆默然,静静听着卓香雅对过去某年某月的否定,他无言以回,只因那‘棋子’二字,早已将他二人的关系,表达的再为清楚不过,并且,这个关系,是他亲自一手建立起来的。

  卓香雅不为龙肆的沉默所动,她缓步走上殿前的台阶,边走边道:“再者,若然我真的很想要皇上的心,那也是要亲自用刀,把皇上的心挖出来,好看一看,家父一生小心供奉着的真龙,长的到底是颗红心,还是颗黑心。”

  她明言暗语的对龙肆完全不保留内心里的讽刺,她看到龙肆那俊美的眸里,偶而闪过瞬间飘走的伤感,却只当那是送给狼外婆的点心,去了,便无回头之路。

  龙肆的视线,打量在卓香雅越走越近的面孔上,步步紧随。

  那清美冰冷的眉弯,那清水浅澈的眸底,那晶莹玉润,透洁无暇的肌肤,那沁着一丝冷冽寒霜的薄唇,那修长白晳的玉颈…

  龙肆看着心爱的女子面容,如此在他的眼帘里逐渐扩大,思绪里,有片刻的失神。

  这个女人,和他记忆中那个温婉美丽,贤慧淑德的女子,有着似曾相似的容颜,却又在如此相同的容颜里,泛着他不曾触碰到的陌生痕迹。

  是谁,把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潇洒,独立,冷若冰雪,傲若寒梅?是白锦遥?疑惑是…其它,追随在她身边的,古怪男子们?

  龙肆思绪里的短暂搁浅,卓香雅已经毫无悬念的走到他的面前。

  卓香雅的手中,不知何时,开始把玩着一柄泛着紫色流光的薄刃,炫彩飞舞的色泽,荡在龙肆失神的俊美眸子里,是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

  龙肆回神,看到眼前流溢的紫光,瞬间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恍然大悟般轻叹一声,似在自喃自语:“难怪朕寻你多年不得,原来,你竟然寻了其它的身份,隐姓埋名的在他国活着。素闻涵昱国若云公子,乃是一代医药奇才,懂‘开胸破剖,救人于死期’之名术,想不到,那人居然是…朕的雅妃?哈哈!哈哈哈!”

  明透事实真相的龙肆,直至在这一刻,才完美优雅的将内心的情绪表达出来,他坐在龙椅之上,尊贵无比的大笑着,笑声回荡在空旷的皇殿之上,渗了漫进骨髓的苦涩。

  在这七年之中,五国天下里接二连三的出现百姓口中所谓的‘旷世奇才’,其中,位居首位的人,便是在涵昱国里,自建云月医庐,以行医济世为己任的若云公子。

  传闻中的若云公子,清雅如雪,淡冷如梅,平素里,总是漠然待人,与谁,都隔着不深不浅的适当距离。

  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背景,他是从何处来,以何为生,为什么会出现在涵昱国,又因于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