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节他的陀鬟花(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一曲殇 第311节:他的陀鬟花)正文,敬请欣赏!

  “怎、怎么会这样?居、居然在玉圣后山留宿了?”

  银斩吱愣着两只摆在身旁,握着紧紧拳头的手臂,难以相信。使用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广告!

  “回、回银斩将军,是、是这样的。”

  小宫女颤抖的声音,努力能够连到一起头。

  奈何总是咬不紧的牙根,不自觉的,就开始连话都讲不出清楚,对银斩此刻的模样,是万分避忌,害怕的不得了。

  御璟阳站在宫廊里,听着皇宫寝宫此起彼伏的男人与女人之间,一大一小,一强一弱的问话声,笑吟吟的勾起了唇角。

  静观其变,等着银斩一会儿,或许会说出比他还要让人无语的话来。

  “来人!备轿!备马车!备棉被!备枕头!本将军也要到山上去留宿,去过夜!啊!!”

  银斩的声音里,含着处于情绪失控边缘,近发一点就着的暴躁。

  小宫女颤着身子道了声‘是’,马上伏着身子,贴在地面上,作爬虫状,快速的从银斩怒意横扫的眼皮子底下,逃了出去。

  御璟阳听到银斩那一声声喊出来,每一声都比之前更要具有冲炸力的话语,终是没能控制住内心里的想法,表面上仍是板着一张极美,极正的玉颜,而肩头,却是不禁处于微微颤抖中。

  “喂!璟阳,你只备匹马,在路上很辛苦的。得备马车才行,累了也可以在路上休息一会儿啊!”

  银斩闷着一股子内伤从皇帝寝宫走出来,甚为聪明的向御璟阳提个醒。

  “呵!有什么区别吗?不过就是从一只马,转变成两只马而已。山路难走,马车根本无法行走上去。若是深陷雨水深积的土坑之中,不是需得徒步而行了?你那点儿头脑里的聪明,怎么丝毫都不往正处上想?”

  笑呵一声,散着淡淡的斥导之意。

  御璟阳倒是也奇怪的很,为何银斩的思维,总是和他的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虽然不大,却足够分得出,他与他之间,两个人,都应该相互弥补的漏缺。

  他手下的将士,有好喜之玩乐者,常戏称他二人是涵昱国里的顶梁之柱,是涵昱国君圣兰王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必少其厉。

  御璟阳现在想来,许是也有些暗在的道理?

  “不往正处上想?那一会儿就比一比,谁先入得玉圣后山的景园不就行了?你若输了,便给我当铸造刀器的帮帮手下,打杂滴小将军,怎么样?”

  御璟阳的话,完全激怒了银斩勇往直前,验证谁比谁稍微强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

  银斩在御璟阳的面前,高傲的抬起眼眸,一挑眉色彩,俊美非常的,向御璟阳挑战。

  “无,聊,之,人!”

  慢腾腾的话语,出自御璟阳之口。

  一个字,一个字,拖着相当慢的长音,再加上偶而向银斩瞥望过来的,带着几分不屑之色的小眼神。

  御璟阳有意拦着台阶,不给银斩下,气得银斩呼息都泛起了不太均匀的感觉。

  “啊!御璟阳,你非得讨我的麻烦是不是?非得让我不痛快是不是?信不信我一会儿回到府里了,就把你家后院里栽的那些大口水花给拨了!拨的一根不剩,你信不信!信不信!”

  银斩在贺兰南烟的寝宫里,听着小宫女报禀他贺兰南烟留在卓香雅那里过夜的时候,心里就一直泛着浅浅的,莫名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酸。

  所以走到御璟阳这里,怎么瞅着御璟阳都不太顺想,都要把他心里那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