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节:还俗鸿门宴(1/2)

加入书签

  “闹开了?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初月她的身份?”

  侧耳聆听,听向屋外的院子。

  在贺兰南烟的认知里,云安国的男子,向来柔弱温婉,没有什么身为男子的作为,对于女人,更是不敢心存异议。

  此刻,他倒是很想知道君独卿在晓得卓香雅身份之后,会产生的自然反应。

  他乃是涵昱国的一国之君,在被那个小僧尼给欺骗了之后,怎么着,他的态度都要比云安国的男子强势一些吧。

  “呃回皇上,君公子所闹的,好像不是因为初月姑娘没有了头发,而是、而是好像在知道初月姑娘是位僧人的身份之后,吵着也要去出家当和尚来陪初月姑娘。这、这才使得初月姑娘脱不开身,没办法前来觐见皇上。”

  小女把打探回来的消息怯生生的报禀给贺兰南烟,一张小脸上,尽是无法理解的表情。

  贺兰南烟听完小女的话,若无其事的吩咐小女退了下去。

  等到小女起出屋子了,贺兰南烟才微微显露出他内心里一点因为君独卿的选择,而波动不停的烦躁。

  卓香雅在院子里的另外一个方向,看着脑袋上裹满沾着药水,厚厚卷起一层白纱,坐在妆台前就是不肯移开的君独卿,没辄的在旁边盯着。

  君独卿拿剪刀,卓香雅就把剪刀夺过来摔在地上,君独卿去拿妆台上破折出镜框,闪烁着锋利边角的铜镜碎片,卓香雅就直接把铜镜丢到地上,摔出一阵叮当的乱响。

  屋子里,满地狼藉。

  所有能用来削剪头发的东西,不论大小,君独卿拿哪个,卓香雅就扔哪个。

  虽然都是贵重到卓香雅心疼的宝贝东`西,那卓香雅在下手狠摔的时候,也没留着一点情面。

  卓香雅没有出声去劝君独卿不要为她剃发,她只是用她的行为,和沉默不语的破坏,来表示她此刻,极为反对君独卿做法的坚持。

  君独卿最后被卓香雅夺的面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气恼的,偏偏卓香雅也不肯拿话来哄他,索往空空如也的妆台上一趴,伏着身子大哭起来。

  哭声绵绵,从小至大,零碎不堪。

  大若夏季午后雷雨,似翡翠的珠子摔在玉盘里,伤心阵阵。

  卓香雅直至此时,放软了声音叹息一声,走向君独卿,揽起君独卿的身,哄溺的搂在怀里。

  她本非冷心之人,何来故意伤害他人而无视。

  “为什么为什么”

  君独卿窝在卓香雅的怀里,哭的泪眼婆娑。

  秀美的眼睛,肿的像个桃`子。

  无力的掌心,一下下的拍打在卓香雅的背上,到了最后,软软无力的滑下。

  卓香雅不言不语,单是蹙额看着。

  虽然她能理解君独卿对她泛着些许喜欢的心态,但是她内心里完全想不到的是,君独卿对她的感情,竟然会在短时间内,积聚的这般汹涌澎湃?

  后来,也许是不停的哭泣,累到了君独卿。

  君独卿在卓香雅的怀里,没有哭到昏厥,但是却哭着睡着了。

  当卓香雅发现这个事实时,素颜上缓缓散出一丝甚为无奈的笑。

  抱着君独卿走向另外一间,没有摔成满屋子凌乱的房间。

  卓香雅把君独卿放在床榻上,盖好被子,坐在君独卿的榻前,继续守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意常,遂起身离开。

  她没忘记,早上发现她身份的,除了君独卿,还有另外一个人,贺兰南烟。

  走回贺兰南烟的那间屋子,一入屋子,便闻到了满屋子的饭香,勾起卓香雅整日没有用膳的食欲。

  “初月,知道你还没有用膳。朕让人备了晚膳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