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节:你头发长出来了?(1/2)

加入书签

  “励志?胖子?算是赞扬么?”

  新奇的词意,总是会在银斩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适当的蹦出那么一两个。使用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

  让银斩本已对卓香雅看淡的心思,忽而提起。

  银斩晓得励志在明面上的意思,却不晓得在现代社会里,有些带着严肃情感的词语,早已转化成一些类似于善意的讽喻,易启发人深醒独思。

  以客观的的角度,单纯的去观望人生百态,从而自其中,悟懂人生活之大幸,生之大幸的道理。

  “当然!千古佳话,需得流芳百世才行啊。若是世上的男子与女子,对待与之相爱的人,皆能像圣淳王待圣淳皇后一般,那这世界上,哪还会生出那么多的悲喜离和?”

  卓香雅认真的点点头,眸底的一抹目光,瞥向尤在滴泪的君独卿,以为君独卿的黯然神伤是为了那个在擂台上轻薄银斩的死去女子而流。

  不觉心里漫散着一点郁闷的意思,不甚舒服的沉眉敛眸,收了脸上的和颜悦色。

  “呵呵,大道理讲的倒是挺多。怎么,你是当真打算要还俗了?你头发长出来了?”

  银斩的目光,流逸在卓香雅与君独卿之间。

  察觉到了卓香雅对君独卿似有些非同寻常的态度,勾着唇缘挑起一丝极为邪肆的笑容,不露痕迹的把话题转开,引回卓香雅的注意力。

  “呃要不要我把你的头发剪了,也看看能不能一时半会儿就长出来?银斩将军,你天生就喜欢如此挑战别人的容忍底限?小心惹火了我,看我怎么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给你的身子上也割一刀。”

  这个冷心冷血的家伙,没事儿总提让她烦心的事情做什么?

  谁见过女人的头发,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就长回到腰上的?

  他当她是拔苗助长呢?

  卓香雅被银斩的话,刺激的有些内伤。

  直觉上她要不要去道观里求道符咒什么的,好等着下次再见到银斩,不等银斩说话,就直接拿着符咒往银斩的脑门上那么潇洒一按。

  定住他,不许他说话,不许他说话来气她。

  似乎,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银斩冰凉的目光,一瞬不停的盯着卓香雅自我寻思着,不停转来转去的乌黑眼珠子,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晃动在心里。

  他认为,卓香雅好像是在筹谋着怎么暗`算他!

  不过,他乃堂堂一国之将,会被她给暗`算到?

  若是有一天那种事情发生了,他就跟她的姓!哼!

  卓香雅和银斩两个人在去往玉圣后山的路上,暗暗较着劲,谁也不肯定再说话搭理谁。

  君独卿擦干了眼泪,独自陷入自我的冥想状态里庸人自扰了好长时间,等到想通了,超脱了,这才发现马车里被卓香雅和银斩弄得怒意横飞的糟糕气氛。

  于是,君独卿趁着卓香雅在与银斩冷战,无暇顾及递给他的那副手帕的时候,悄悄把手帕揣进了自己的怀里,作为私物珍藏起来。

  然后,才想到没有被牵涉到怒火之中的他,应该主动承担缓和糟糕气氛的责任。

  沉思片刻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要承担起自己应该做到的,鼓起勇气瞅了眼卓香雅,又望了望银斩,弱弱的问:“那兰爷的名字,是不是应该读成,‘贺,兰南烟’?”

  “”

  笨拙的言语,加上一个不太讨巧,凡是长个脑袋就能明白这种简单逻辑的问题。

  君独卿鼓起勇气的结果,便是他得到了一个银斩高傲丢甩

章节目录